你现在的位置:

    他是普通美工,却当得起“大师”之称 | 追记民盟盟员、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美工杨怀东

    作者:刘友梅 来源:民盟中央网站 阅读次数:
  •   杨怀东,一位普通的民盟盟员,生前是上海药物所的普通职工,主要在宣传部门从事美工和平面设计工作。就是在这样一个看似平凡的岗位上,他用一生的时光,把工作做到了极致,为上海药物所的发展,特别是为上海药物所的文化传承、精神文明建设和思想宣传工作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他的骤然离世,让他的同事们悲痛万分,上海药物所原所长蒋华良院士(民盟中央常委)专门撰写文章悼念(蒋华良:迟到的哀思  —深切悼念杨怀东同志(2019年6月17日于上海));

     

      他的事迹,也让民盟中央主席丁仲礼甚为感动,专门批示我们给予宣传报道。今天,我们特刊发由民盟上海市委宣传部采写的纪念文章,谨以此向杨怀东同志致以深切的哀思和崇高的敬意。

     

      推开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信息中心三楼进门的那间办公室,在靠窗的办公桌上,一个普通的日历牌架的左下角空白处写着二个字“布展”,并用黑色水笔圈起来,是那么醒目,仿佛在提醒它的主人这一天的主要工作,日历牌永远地定格在6月6日,再也没有翻过去,它的主人再也没能回来……

     

     

      在国际档案日到来之际,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时代楷模王逸平的新药记忆”主题档案展于6月10日如期开展,精心制作的展板、创新雅致的布展、详实生动的档案,展现时代楷模王逸平献身科学、献身祖国的一生,人们纷纷被展览所传递的初心使命所感染。而活动的布展者杨怀东却在正式开展的前一天住进了医院,两天后永远地离开了。时代楷模档案展成为他生前给人们留下的最后一幅作品。

     

      药物所历史的记录者

     

      文化传承与研究所形象的塑造者

     

      科学家精神的诠释者

     

      杨怀东是药物所美编设计岗位上的一名职工,和很多人一样,默默工作在普通的岗位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药物所原所长蒋华良说:“这一个看似平凡的岗位,却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关系到所的党建、所风建设、所的各项宣传和良好形象的树立,甚至关系到所影响力的提升。杨怀东用一生的时光,把他的这项工作做到了尽善尽美般的极致,为药物所的发展,特别是为药物所的文化传承、精神文明建设和思想宣传工作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因此,在我眼里,也许在很多药物所人的眼里,他是一位不平凡的药物所人。”

     

      在药物所办公楼的一楼大厅,左手边是12幅院士照片、简介组成的院士墙令人肃然起敬、高山仰止。在院士墙的侧面一角,是一块白色透明玻璃上印刻着药物所的英文缩写,与爱心标识一起组成“I LOVE SIMM”,让人感到温暖而亲切,简单的布置却透出了药物所独特的文化,它们的设计者正是杨怀东。

     

      沿着大厅右侧走到底,就是所史“展示馆”,推门而入是药物所80多年的历史沧桑,呈现了丰富深厚的药学科学发展的历史,这里是上海药物所所史教育生动的教材,也是药物所对外宣传的窗口,而它的策划设计和布置者也是杨怀东。

     

      “杨怀东总是能给你不一样的惊喜。”这是记者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展示馆里,有一个老式的木质立式橱柜,拉开抽屉,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中国科学院院士嵇汝运先生生前记录的数万张文献卡片原件。这样的陈列让人深刻体会到老科学家治学的严谨和勤奋。这个创意同样来自杨怀东。

     

      “他确实是在普通岗位上的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人。他工作中不做科研,但他的工作是对药物所的科研进程的展示。小到科研论文、课题组成果展板,大到国内高端论坛、高水平国际交流会议、乃至年初到年末所有的活动、会议、总结与展示,他都参与策划准备,并全程摄影记录。”上海药物所原党委副书记厉骏说。

     

      杨怀东在药物所图书情报室工作期间,主要负责科技摄影工作。他通过不断地专业学习和拍摄实践,熟练掌握了该项技术,并结合了拍摄的科学性与艺术性,为科研工作人员提供了大量的一手实用资料。

     

      蒋华良院士至今还记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打印和印刷技术还十分落后,发表论文所用彩图是用照相机对着计算机屏幕拍照,冲洗后寄到出版社制版印刷。当时他在药物所写的第一篇论文《关于青蒿素类似物三维定量关系研究》发表在Acta Phamacologica Sinica (15(1994), 481-487),其中的彩图就是杨怀东帮他拍摄并精心印刷的,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发表论文的彩图均由他负责拍摄和印刷,他们自此也成了好朋友。

     

      1994年,杨怀东在药物所联合期刊编辑部从事美编工作,2000年参与了《家庭用药》杂志的筹建,并先后任副总编、出版部主任等职。而这个以“面向百姓,传播医药保健科普知识”为办刊宗旨的杂志至今畅销不衰,深受老百姓的欢迎和喜爱。

     

      在用光与影记录科学之美的同时,杨怀东出于对艺术的酷爱与追求,在完成科技摄影和美编、出版等工作的同时,还承担了所里诸多宣传美术设计工作。

     

      2007年,药物所迎来75周年所庆,杨怀东临危受命,接下广告公司无力承接的所史展示馆布展工作,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画出设计图,精心选材,创意设计,全情投入其中。

     

      所领导心中忐忑,问他,怀东,你行不行啊?他说,没问题,都在我的脑子里。

     

      他把75年的所史凝缩在展墙中,一步一景;他把老所长的书橱、打字机搬到展厅,无声讲述;他把药物所的发展脉络清晰完整地呈现;就像装修布置自己的家一样,杨怀东将所有的创意、所有的感情都凝聚在了展厅中。

     

      开展当天,当打开展馆大门时,所有人都由衷发出赞叹,太棒了!所史展示馆成为研究所的经典,这里接待过各级政府领导、来自全球各地的合作者、对科学充满好奇的莘莘学子,是药物所重要的所史教育基地、科普基地、党员教育基地。12年过去,所史展示馆在他的精心维护、不断更新下,成为药物所独特的文化标记。

     

      此后,他一发不可收拾,“杨怀东出品”成为他的名片。所里重大活动找他,国际会议、签约仪式找他,老先生诞辰纪念找他,因为“杨怀东出品”总能出人意料地满意和惊喜。

     

      2012年,药物所建所80周年,他设计人手一枚纪念硬币,厚达数百页的《沧桑正道—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八十周年文集》,还有园区里的道旗、大幅海报都是他营造的浓浓所庆氛围。

     

      2015年,为纪念药物所创始所长赵承嘏老先生诞辰130周年纪念活动,他设计了从邀请函、会标、纪念册、宣传展板等全套作品,一位知名广告人见后赞叹功力深厚。

     

      2018年,他又与所办相关人员一起,收集有关照片、资料和档案,编制了《嵇汝运院士诞辰100周年纪念文集》;并参与了时代楷模王逸平事迹所内宣传活动。

     

      另外还有1996年至2016年,新药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经历了5次评估,每次不下百余张的展板,均由杨怀东主导完成。

     

      数不胜数的各类会议背景、标识的设计与布置,所里各种活动的文创等,都凝聚着他的心血与智慧。

     

      “他形象地诠释了科学家的精神和价值,用完美的方式把论文和研究成果用艺术的形式展示出来,而不是简单地堆砌。他通过创作和艺术加工让人们去了解科学,让人产生震撼和共鸣。他纪录了药物所的历史,是药物所文化传承、思想教育形象外在塑造者。凡是科学家们做的、说的,都通过他一点一滴纪录下来,并以艺术完美的形式呈现出来。”厉骏如是感慨。

     

      执着创新

     

      做任何事情一定要做到最好

     

      他的夫人俞蕾平说,杨怀东热爱所里的工作,没有别的爱好,平时逛街看到时尚的设计理念,他都会拍下来留着备用。他的信念是做任何事情一定要做到最好。

     

      以艺术的形式来展现科学的美,这需要很高的技巧和对科学的理解与素养。各种细胞分子结构图,在杨怀东的照片里体现了科学的韵律美,实验室里的设备、仪器也不再是一堆冷冰冰的物件,而是成为情感寄托所在。走在药物所的走廊,墙壁上的一幅幅照片,一块块展板仿佛都在和你进行无声的对话。

     

      和杨怀东共事的人都知道,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压力再大,困难再多,杨怀东的一句“没问题”让人如释重负,他做事让人感到靠谱。他的作品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呈现出来的。他始终在思考每个细节,并不断地创新。直到展出前的最后一刻,他拿出的作品总能让人感到意外惊喜、惊艳。

     

      对此办公室副主任徐晓萍深有体会,2012年,为了制作《沧桑正道—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八十周年文集》,两人一起校对、修改直至凌晨三点。她说,杨老师,成败就在今晚了。杨怀东淡淡一句“没问题”让她吃了定心丸,果然从印刷厂出品的文集准时送到了参会人员手中,老同志们一页一页翻看着,热泪盈眶。

     

      在2007年新春团拜会上,药物所向老科学家颁发“终身成就奖”,奖牌由杨怀东设计,他亲自挑选奖牌材质,奖牌设计力争体现每位老科学家的个性特色,“每块奖牌都是私人定制。” 徐晓萍非常自豪地说。

     


      

    怀东同志最后的布展身影

     

      “时代楷模王逸平档案展”是杨怀东生前的最后的一个作品。在蒋华良院士为杨怀东写的“迟到的哀思”一文中附有杨怀东去世前布展工作照,他正在安装射灯,这是他为此展设计的一个新亮点,当射灯打开時,会从天花板上射下“国际档案日”的徽标:代表档案盒和文件夹的长方形组成的的五颜六色的徽标在展厅中心的地上熠熠闪光。

     

      蒋华良院士认为,药物所的发展,离不开赵承嘏、嵇汝运先生等老一辈科学家的艰苦创业精神,离不开王逸平这样的时代楷模精神,离不开全体科研人员和管理工作者的努力奋斗精神,也离不开杨怀东这样在基层工作的普通职工的爱岗敬业精神。如果每个药物所人都有杨怀东那样“做任何事情一定要做到最好”的信念,药物所一定会发展得更好,如果所有的人都有杨怀东这种朴实而又高尚的信念,我们的国家一定会发展得更加美好!

     

      潇洒做人,行事如风

     

      最潮最有品味的“老头子”

     

      看到杨怀东的人,都会迎面感受到他由内而外所散发的艺术家气息。面带微笑,轻声细语,温文尔雅。他时尚、阳光、有气质。光头,戴着眼镜,穿着对襟的上装,一条阔腿裤走起路来如行云流水,十分飘逸。大家都称呼他“大师”。

     

      生活中他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他真正把艺术创作、工作和生活融为一体,无论是外出旅游、随意逛街,还是在家里看电视,只要看到有赏心悦目的设计,他都会拍下来留作素材。他的家里装修得并不豪华,但你处处可以感受到这是杨怀东匠心独运的设计,走到一个角落,你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和药物所某次活动的展览布置有异曲同工之妙。屋顶的灯光设计,也似乎在某次活动中见到。他是追求极致的人,至今药物所的很多人手里都有去年他为自己退休而设计制作的书签,上面印有一圈一圈的年轮,很多人摆在自己的书桌上,似乎杨老师并未离去。

     

      他对美的追求真正做到内在与外在的统一。内心美好而善良,对别人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蔡辉是他的徒弟,刚进所的第二年的一天,天比较冷,穿得比较单薄,杨老师劝他多穿衣服,小蔡当时还是个壮小伙,并不感到冷,所以也没有把师傅的话放在心上,还是单衣单裤。突然有一天杨怀东送了他件棉衣,说是逛街特地给他买的。小蔡的心里暖呼呼的,至今他还留着这件棉衣。

     

      并不只对他的徒弟,药物所上上下下,老老小小,只要有事找他帮忙,他总是当作自己的事,尽心尽力做好。柳红研究员说,我们太多人得到了杨老师的帮助,包括她自己的博士论文里的照片图。丁侃研究员说,课题组办的几次国内外会议都请杨老师帮忙设计,他敬业、阳光、友善,很乐于助人,请他做的事总能完成的比想象的好。黄敏研究员说自己从学生时代开始,做各种展板就总是麻烦他,每次杨老师都是根据要求各种修改,从来都不抱怨。

     

      潇洒做人,行事如风是杨怀东的一贯作风。他生前曾有遗愿:身后事一切从简,不要麻烦所里领导、同事和朋友。他悄无声息地走了,直到丧事办完,单位的同事才得到消息,大家都非常痛心。 “杨怀东为药物所留下来多少重要的一刻,为多少科学家留下美好的一刻,为多少友人留下最后的一刻。他却没来得及轻轻的挥手,悄然离去……”沈竞康研究员说。

     

      曾在编辑部的同事吴民淑主编说,“得知所办征集杨老师照片,赶忙翻找文件夹里的照片,多年来的编委会议、学报三十周年、丁先生九十华诞等照片很多很多……可是,唯独没有杨老师,他总是甘当拍照的那人!感谢杨老师对学报发展的默默贡献!”

     


      顾书华说,“杨老师在药物所一个平凡的岗位上默默为药物所奉献了自己的一生,连走的时候都不愿麻烦单位,让我们看到药物所一位普通职工的高风亮节,他的精神值得全社会的学习。”

     

      “稳如钟,轻似云,来去自在,真大侠也!”这是药物所科研条件处的一位同事对他的评价。

     

      杨怀东走了,时光不能到流,但人们依然会感到他的存在,药物所的走廊悬挂的照片,展示馆里的陈列,让人们依然会在明日时光里记得他,长长久久。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2019-11-7 11:20:00 责任编辑:任远亮

    相关新闻 关键字:杨怀东

  • 您是第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