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邓小平狠刹进城后的不正之风

    作者:艾新全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阅读次数:
  •  

     

     

      1949年11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刘邓大军解放并接管了西南重镇——重庆。古老的重庆焕发了青春。

     

      当时,最具感染力和说服力的是共产党员、解放军指战员和各级干部的优良作风,一下子就把人们吸引住了。人们正是从他们身上认识了共产党、看到了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希望,从而振奋了精神,增强了主人翁责任感。这中间,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自身的思想作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仗还没有打完

     

      进城后不久,一些同志开始滋长了居功享乐思想。有的干部进城后不愿再离开城市,不想到边远贫困地区去开辟工作;少数负责干部以胜利者自居,不遵守纪律,不尊重群众,不爱护战士,住房要好,出门办事要坐车;还有的甚至对自己的婚姻也采取不负责任的态度,闹着要“改组”。有的战士也开始产生了离队思想,感到胜利了,仗也没得打了,有的公开要求回家种地过日子;个别解放军战士说解放军“解而不放”。

     

      这些苗头被邓政委(邓小平同志时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政治委员、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人们习惯地称呼为邓政委)知道了。他决定刹一刹这股不正之风。

     

      在二野三兵团一次师以上干部会上,邓政委第一句话就非常激动地提出:西南的仗打完了没有?会场立刻陷入沉默。谁都知道,随着成都战役、西昌战役、滇南战役的结束,大西南除西藏外业已解放。邓政委提出的问题使在场的将军们疑惑起来。岂料,邓政委话锋一转,尖锐地提出:“当前,有九十万国民党部队尚待改造、有六千万基本群众尚待发动,有数十万土匪尚待清剿,广大农村的政权还没有建立,残破的城乡生产还没有恢复,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可我们有些同志却认为仗打完了,该享乐了。这是何等的危险和可怕!”邓政委的话强烈地震撼着每个出席会议的人。

     

      停顿了片刻,邓政委继续指出:“整个西南的封建势力还原封不动地保留着,而且手里依然掌握着武装。如果以为西南战争也已结束,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这是极端危险的。更加尖锐、复杂的斗争还摆在我们面前,这种斗争仍然包含着流血和牺牲。要取得胜利,我们不仅要坚定勇敢,更重要的是要引导大家的思想向前看,这样才能有智慧、有策略、有方法。今后的斗争要比普通的军事斗争复杂与艰苦得多,不是打几个冲锋就能解决问题的。”

     

      紧接着,邓政委对今后的斗争提出了三项任务:“首先一个任务就是要教育改造在西南作战中起义、投诚、俘虏的九十万国民党部队……第二个任务就是要充分发动西南六千万基本群众,一待城市接管工作告一段落,我们就要依托城市改造农村,干部必须大量下乡,进行农民的组织教育,组织农会,培养干部,帮助建立政权。第三项任务就是提高我们军队和地方六十万的素质。‘九十万’、‘六千万’和清剿土匪,都要依靠这‘六十万’为主去完成,发动‘六千万’、肃清残匪的斗争中去磨炼,纠正各种错误思想,和一切落后思想作斗争。怎样才能纠正和克服错误的、落后的思想呢?办法就是要向前看、提新任务。”邓政委的讲话不胫而走,停步不前、居功享乐的错误思想得到了克服,广大干部、战士又重新振作起来,投入了征粮剿匪、土地改革和恢复国民经济的斗争中。

     

      邓政委放人

     

      位于中山四路36号的市委大院是当年中共中央西南局所在地,邓小平、刘伯承、贺龙都住在这里。当时,从西南局到西南军政委员会(今市人民政府)或西南军区(今某集团军驻地)的路比较窄,路况也不好。为了保证首长的安全,市政公司派工人抢修加宽这一段道路。

     

      1950年夏秋的一个下午,邓小平从军区开会回来,正好路过刚修的这段路,工人们正在铺沥青,用大石头把路挡住了。警卫员推开车门说:“请把路让开,这是首长的车。”“哪一个的车也不行!今天不能过了!”一听不能过了,警卫员急了,一加油门,“呼”的一声,吉普车一下子从堆放的杂物上冲了过去。

     

      回到曾家岩,邓小平下车上楼去了。警卫员找到了保卫处的刘处长,说明原委,便和刘处长带了一个警卫班抓人去了。不一会儿,抓了三个工人回来。

     

      后来,市委领导打电话告诉了邓政委,邓政委叫门岗放人进来。10多分钟之后,邓政委叫警卫员和刘处长到他办公室去:“你们是不是因为下午的事抓人了?”邓政委问。“就是下午挡车的事。”“这点小事就抓人?”刘处长在一边说:“有坏人从中破坏。”“啥子坏人?你们也不调查,听他一说,你就抓人,你们没有这个权利!你们没有听老百姓说穿灰衣服的有权,穿蓝衣服的有钱,穿黄衣服的天天过年无法无天!我看你这两个穿黄衣服的是无法无天!抓人家的人,人家还要来给你们赔罪,你们还不叫人家进来,胡闹!我说三条马上去办:放人!写检查!到工地去认错!”

     

      警卫员和刘处长都不敢吱声了,马上开车把三位工人送回工地,又向工程队长认了错。

     

      讲解“中国人民解放军”含义

     

      刚解放不久,一位人民解放军的师政委在西南局机关接受刘邓首长的批评。这支部队因接受群众主动提供的慰问品,但数量过多,同时又应群众要求接收了部分青年参军。这就违背了中央关于减轻人民负担、停止扩军和加强纪律性的规定,犯了错误。

     

      西南局办公厅当年还在现在的重庆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办公楼里。这天,师政委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早早来到这里等候。刘邓首长走进来,师政委起立敬礼。情况已经清楚,不需要查询。邓政委表情严肃地指着师政委胸前符号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称号,一个词一个词地讲,什么是“中国”、什么是“人民”,什么是“解放”,什么是“军”。邓政委说:历史上中国的军队无计其数,只有我们解放军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唯一的人民军队。像你们这样搞,就是要把符号上的“人民解放”四个字勾掉,就和旧军队没有两样。邓政委越讲越生气:我们的党,我们的军队,我们的政权靠什么取信于民,靠什么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不是靠口号,而是靠实际行动。

     

      邓政委说完就走了,刘司令员叫师政委坐下来,慈祥地鼓励他,犯了错误就要改,改了就好。

     

      政委严厉,司令员慈祥。其实,他们严厉是爱护,慈祥不是迁就。刘司令员有一句名言,就是“慈不掌兵”。

     

      刘、邓共同抓住这一典型,通过批评教育这位师政委,进一步端正了部队的思想作风。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2018-12-5 11:40:00 责任编辑:任远亮

  • 您是第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