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共产党什么都不怕,但就怕一件事”,刘少奇当年这句话指出了我们党执政的哪个关键?

    作者:陈挥 来源:上观新闻 阅读次数:
  •   刘少奇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理论家。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刘少奇诞生120周年座谈会上指出,刘少奇同志是心系人民、廉洁奉公的光辉榜样。他坚持一切从人民利益出发,把自己看作是人民的勤务员。今天,我们学习刘少奇同志,就要始终坚守人民立场,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把为人民谋幸福作为根本职责。正因为刘少奇对人民怀有血肉相连的亲密感情,他把自己的一生毫无保留地全部奉献给了祖国和人民。他的全部理论和实践都围绕一个根本目的,就是为人民谋利益。

     

      “人民的利益,即是党的利益”

     

      在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奋斗中,在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奋斗中,刘少奇始终紧紧依靠人民,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他一再强调:“人民的利益,即是党的利益。除了人民的利益之外,党再无自己的特殊利益。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即是真理的最高标准,即是我们党员一切行动的最高标准。”他十分重视总结、概括人民群众的经验和创造,坚持领导与群众相结合的工作方法。他说:“什么是群众路线?概括地说,群众路线的基本点就是:第一,信任人民群众,相信他们能够自己解放自己,相信他们是历史的创造者。第二,党必须根据群众的实践来检验自己的工作,党的方针、措施都必须‘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他一再强调:“作为一个执政党的党员,绝不能脱离群众,如置群众的饥饱与生死于不顾,那就完全背离了我们革命的目的。我们会走向自己的反面。”即使是在处境最艰险的时刻,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念。1967年7月18日,刘少奇对王光美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好在历史是由人民写的!”这不能不说是他作为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伟大胸怀和崇高人格的充分体现。

     

      早在建党初期,刘少奇在领导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的斗争中,就比较注意工人群众的切身利益,并以此作为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瓦解敌人的有力武器。他在和李立三等人一起拟定的罢工宣言中,充分反映了工人群众的痛苦境遇,提出了合情合理的改善工人生产和生活条件的要求,不仅发动了广大群众,而且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同情和支持。大罢工实现后,他始终站在斗争的最前列,领导工人群众与敌人展开了面对面的斗争,并作为谈判全权代表,与路矿当局经过5天激烈的斗争,迫使资本家接受了维护工人利益的13条协议,争得了工人的部分权利,改善了工人的部分劳动条件和生活待遇。“既争取了安源工人的眼前利益,又代表了工人阶级的长远利益。”这是罢工斗争的重要成果,是刘少奇据理力争得来的。

     

      刘少奇一贯主张把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联系起来,积极领导工人群众争取切身利益的日常斗争,反对不顾群众经济利益去进行空洞的政治宣传,盲目地要求“斗争!斗争!”

     

      “一·二八”事变以后,日军占领了上海的闸北地区,日商13个纺织厂成千上万的工人涌入英租界,举行反日罢工,成了“难民”。在党的领导下,全国总工会组织了“上海民众反日救国会”,上街募捐,买米做成稀饭,救济这批工人。刘少奇对这一行动很称赞,让他们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了汇报。著名爱国领袖宋庆龄为声援工人群众的反日罢工,送来两千块银元,却在当时的党中央引起了一场争论。有严重“左”倾情绪的同志不同意接受这笔捐款。刘少奇坚决顶住了这种错误的意见,支持总工会接受这笔捐款。

     

      由于国民党政府的妥协,日军在上海停战了。形势发生了变化,几万罢工工人要不要复工?又争论得很激烈。一些人认为不能复工,复工就是“投降”。刘少奇明确指出,应该复工,这是关系到几万职工的生活问题,犹豫不得。他果断地支持总工会做出复工的决定,得到了广大群众的热烈拥护。他认为,要从广大群众的经济利益和迫切要求出发,选择发动斗争的时机,并根据斗争过程中各种条件的变化,把群众的斗争逐渐提到更高的阶段,或者“适可而止”地暂时结束战斗,以准备下一次更高阶段、更大范围的战斗。刘少奇在总结白区工作的经验时说:“正确建立党和群众的关系,是我们党同国民党争夺领导权的重要工作之一。国民党侮辱群众,不尊重群众的权利,命令和压迫群众。而我们则同国民党相反,群众就自然愿意亲近我们,抛弃国民党人,而举我们的同志为领袖。”

     

      把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作为奋斗目标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宣告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统治的时代已经结束,以工人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已经建立,中国人民成了国家的主人。作为新中国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刘少奇首先考虑到的是:“中国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和世界许多先进国家比较起来,还是很低的。他们还很穷困,他们迫切地需要提高生活水平,过富裕的和有文化的生活。这是全国最大多数人民最大的要求和希望,也是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力求实现的最基本的任务。”因此,他更加把为人民谋利益,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作为制定路线、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归宿。

     

      刘少奇设想了我国实现工业化的发展步骤:“在恢复中国的经济并尽可能发挥已有的生产能力之后,第一步发展经济的计划,应以发展农业和轻工业为重心。因为只有农业的发展,才能供给工业以足够的原料和粮食;并为工业的发展扩大市场。只有轻工业的发展,才能供给农民需要的大量工业品,交换农民生产的原料和粮食,并积累继续发展工业的资金。同时,在农业和轻工业发展的基础上,也可以把劳动人民迫切需要提高的十分低下的生活水平提高一步,这对于改进人民的健康状况,在政治上进一步团结全体人民,也是非常需要的。……只有在这一步做得有了成效之后,我们才有可能集中最大的资金和力量去建设重工业的一切基础,并发展重工业。只有在重工业建立之后,才能大大地发展轻工业,使农业机器化,并大大地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刘少奇所设想的是一条比较稳妥的可持续发展的路线,是符合中国实际的。他所考虑到的每一步,都是把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作为奋斗目标,把群众利益、群众要求都直接地体现在党的方针政策和发展战略中。这与苏联经济建设初期过度牺牲农民的利益、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战略是有差别的。在建国初期全面学习苏联的历史条件下,刘少奇能够独立思考,不为苏联的经验所囿,提出正确的经济发展战略,确实是难能可贵的。在近70年之后的今天,回顾新中国经济建设所走过的道路,充分证明了刘少奇的上述设想是符合中国国情的真知灼见。

     

      即便身处逆境,想到的仍然是党和人民的利益

     

      1956年,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对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国内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状况和主要矛盾的变化作了正确的规定和论述。八大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指出:“我国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已经基本上解决”,“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党和全国人民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要集中力量来解决这个矛盾。”要解决这个矛盾,只有不断地发展生产力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因此,刘少奇在八大报告中特别强调要“提高人民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的水平”。

     

      1960年4月的一个晚上,刘少奇乘坐一条中型客轮,考察了葛洲坝坝址后,沿江而下。刚过宜昌,突然碰上难以预料的龙卷风,轮船剧烈地颠簸摇晃。这时,江上的一些小船有人落水,一再呼救。轮船上的人们议论纷纷:有人说必须赶快去救人;多数同志认为,轮船偏离航道有危险,上级给他们的重要任务是保证国家主席的安全,只能迅速通知其它过往船只来救……正在舱内批阅文件的刘少奇知道了这些情况后,当机立断地说:“就因为是国家主席坐的船,更应该首先抢救人民!”他认为:“我们的一切党员,以及参加我们队伍中的一切人员,只要是忠于职务并多少著有成绩的,也就都是为人民服务的,都是人民的勤务员,不管他们意识到了这一点与否,也不管他们担负的是重要的领导职务,或是普通的战斗员和炊事员、饲养员等职务,他们都是在不同的岗位上,直接或间接为人民服务的,因此,他们都是平等的、光荣的。”几十年来,刘少奇不仅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危难时刻,他总是挺身而出,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60年代初期,在我国的一些农村中,群众创造并实行了包产到户这种比较符合农村生产力水平的农业生产责任制。它是对“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经营方式的自发否定,也是为克服农村遇到的严重困难应运而生的。它一问世就很受农民欢迎,在全国不少地方都程度不同地实行起来。但是由于认识上的不一致,它长期得不到肯定,而且围绕它发生了一场争论。刘少奇听了有关这个问题的汇报后明确表示赞成。他说:“我看不必害怕。我们搞社会主义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搞人民公社是一种试验,搞包产到户也可以是一种试验,客观实际本来就是多种多样的。政权在我们手里,土地还是集体所有的,发展集体也好,包产到户也好,无非看看哪种形式更切合当地的实际情况,哪种形式更能充分发挥社员的积极性,哪种形式更能多收粮食,使经济发展再快点。”1962年7月,刘少奇在对即将下放到主要产粮区工作的干部的讲话中,更是明确表示:“我看实行责任制,一户包一块,或者一个组包一片,那是完全可以的,问题是如何使责任制和产量联系起来。”尽管当时党内意见严重分歧,而刘少奇却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从实际出发,尊重群众的意愿,明确表示了自己的态度,这不能不说是难能可贵的。同时也说明刘少奇观察问题的视角主要就是人民群众的实际生活水平。此后,在极左思想泛滥,林彪、“四人帮”猖獗,而自己又身处逆境的时候,刘少奇在考虑问题时所想到的仍然是党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唯独没有想到自己的安危。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正如刘少奇早在民主革命时期就说过的:“我们共产党什么也不怕,美帝国主义怕不怕呢?我们不怕;蒋介石的飞机、大炮怕不怕呢?我们不怕,从来没有怕过。但是共产党怕一件事,就是怕脱离群众。……脱离群众,就会象希腊神话中的安泰一样,要在半空中被敌人勒死。”因此,“对一个人来说,最大的幸福是得到人民的信任。取得人民的信任是不容易的。人民信任你,你就决不能辜负人民。”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我们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是用来为党和人民做事的,只能用来为党分忧、为国干事、为民谋利。要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任何时候都不搞特权,不以权谋私,做到忠诚干净担当。”今天,我们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就是要学习刘少奇同志始终坚守人民立场、为人民谋利益的精神品质。这不仅有深邃的理论价值,而且有重大的现实指导意义。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2018-12-4 11:40:00 责任编辑:任远亮

  • 您是第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