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去延安的必经之路,周恩来两次智过青木关

    作者:吕荣斌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阅读次数:
  •   抗战时期,青木关是红岩村去延安的必经之路,它又离重庆较近,国民党当局在这里建立一个检查站,安置了受过专门训练的特务。这是进出重庆的第一关,也是最难过的一关。

     

      周恩来回延安,必经青木关。袁超俊和吴宗汉两位老人曾对我讲述过周恩来两过青木关的往事。

     

      袁超俊老人回忆:

     

      1943年6月,我跟随周副主席回延安,参加党的“七大”筹备工作和整风学习。随同周副主席一起走的有邓大姐、林彪、方方、伍云莆、孔原等,一共有一百多人,分乘五辆卡车。

     

      我们一行人来到青木关,许多军警、特务拦住了车队,要检查。我们随车副官出示了护照和有关证件,和颜悦色地对他们说:“我们周副主席和林师长有急事要回延安,请你们放行。

     

      敌特们不放,非检查不可。

     

      周副主席跳下车,来到跟前,亲自交涉,请他们放行。但是他们不答应,仍坚持要检查。周副主席火了,生气地说:“要检查就检查吧,我们也没带什么东西。”说完,命人打开几个装文件的箱子让他们看。

     

      敌特们七手八脚地翻找起来,当发现国民党的文件时,如获至宝,大声嚷嚷着:“你们为什么带这个?为什么带?”气焰十分嚣张。

     

      周副主席眉峰一扬,轻蔑地说:“你们看清楚没有,这是你们参政会发给邓颖超的文件。邓颖超是参政员,文件发给她就属于她的了,她带回延安有什么不可以?”

     

      然而,这伙狂妄已极、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们,硬是不放行。

     

      周副主席向前迈一步,理直气壮地问:“你们有电话没有?给你们蒋委员长挂个电话,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敌特们听说要找蒋介石,知道事情大了,一个个像泄了气的皮球,蔫蔫的缩了回去。我们车队过关而行。

     

      这次多亏了周副主席机智周旋,杀了他们威风,否则我们车队非扣下不可。

     

      袁超俊老人的回忆,让我们既领略到周恩来的机智勇敢,也看清了特务们无论怎样嚣张,只要去揭他们披着的那张的虎皮,就都老实了。下面吴宗汉老人的回忆,也揭示了这个道理。

     

      这次,周副主席带几个人回延安,车行到青木关,远远就看见一群国民党兵荷枪实弹站在那里。于是车停稳,随行副官走上前有礼貌地与一个国民党军官交涉,“我们是十八集团军的,有紧急任务回延安,请放我们通过。”

     

      这个国民党军官蛮横地把手一挥,说:“不行,照章办事,统统检查。”

     

      周副主席下了车,对副官说:“让他们检查好了。”

     

      这些家伙东翻西找,忙活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很扫兴。于是这个国民党军官又把眼睛盯到周副主席手里拎的黑色公文包,说:“把这个打开看看。”

     

      副官急忙上前拦住他,说:“这是周副部长,不得无礼!”

     

      这个国民党军官傲慢地说:“对不起,兄弟也是奉上司命令,不管是谁都检查!”

     

      周副主席满面怒容,大声说:“你们这是故意刁难,我问问何应钦,这是谁的规定?”说完就向装电话的岗楼走去。这个军官一看不好,急忙跑到周副主席面前,点头哈腰地说:“周部长,是卑职对长官的不敬,请多包涵,多包涵,马上放行,马上放行!”

     

      周副主席带着大家闯过这一关。

     

      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时期,周恩来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的副部长,敌特们竟也这样对他刁难。那么,对我在国统区的工作人员更会怎样呢?曾在重庆办事处做过押运副官的吴宗汉老人回忆:

     

      一次,南方局的李涛化名去延安,途中经过国民党一个检查站。尽管他已乔装改扮,但还是被一个认识他的而且眼毒的国民党军官认出来。他看看护照,又打量一会儿李涛,冷笑道:“这个护照是假的,你叫李涛,我听过你的课。”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几个国民党兵蜂拥而上,要扣押李涛。

     

      抗战初期的热潮中,在武汉长江局的李涛,确实给这些国民党官兵讲过课。随行的押运副官见李涛已被认出,急中生智走过去,对那个国民党军官说:“不错,他是李涛教官。护照上的那个人因为临时有事去不了,而李教官也正有急事外出,重新上报护照来不及了,就移花接木借用这个护照。既然李教官教过你,你们许多长官又是李教官的朋友,那么,这点面子还不给吗?”

     

      这个国民党军官不讲情面,就是不放行。最后,重庆办事处派人出面交涉,才算把李涛放过去。

     

      有时候遇到刁滑的国民党检查人员,是鸡蛋里面挑骨头,百般刁难。如果我们言行稍有欠缺,就会被他们抓住没完没了。我就亲身经历一次。

     

      那次我们执行任务,在广西河池一家旅馆住宿。夜半三更,闯进来三个国民党宪兵检查。查看我们护照时,发现印章有点模糊,顿生疑心。一个宪兵从口袋里掏出尺子,左量右测,量了半天,阴沉着脸说:“你们护照的印章是假的。”说完就要扣留护照。

     

      我一急,从衣袋里掏出两张空白护照,这是临行前李克农交给的,以备急用。我指着护照上的印章对他们说:“你们看看,这印章都是你们统一印发的,怎么能有假?只不过是盖章时印泥多了点吧,这几个护照都一样!”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另外两个宪兵过来就要抢,大声吵吵:“好哇,连我们军长外出都不许带空白护照,这说明你们有名堂!”

     

      我急速把护照揣好,理直气壮地说:“你们军长许不许带护照,我管不着,但我们必须带!因为我们车队从桂林到重庆要走十几天,假若汽车抛锚或途中遇到特殊情况,过了护照期限我们怎么走?不带空白护照行吗?要是怀疑,你们打电话查好了!”

     

      这三个宪兵想找茬寻事,就往宪兵值班室挂电话。值班的军官又往重庆办事处挂电话查问。重庆办事处告之确有此事,让他们不要小题大做,故意寻事制造矛盾。这样,这个值班军官讨了个没趣,还把睡意搅没了,一肚子气没处撒,在电话里把这几个宪兵臭骂一顿。

     

      这时候,隔壁的群众被吵醒,来到我们房间,见他们无事生非很生气,你一言我一语地指责他们。

     

      这三个宪兵折腾了半天,不但什么也没捞着,还碰了一鼻子灰,最后骂骂咧咧地溜走了。

     

      老人们回忆当年在重庆的工作,可谓一步一险,我党在国统区的斗争确实是十分艰难的。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2018-12-3 10:53:00 责任编辑:任远亮

  • 您是第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