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朱维群:“捣鬼术”挽不回达赖集团失败命运

    来源:朱维群 阅读次数:
  •   达赖集团不久前在境外网站上发表文章,对笔者近期“‘中间道路’这出戏快唱到头了”等言论进行攻击。该文涉及对达赖集团斗争的性质等重大问题,有一定欺骗性,不能不予以揭露。

     

      对达赖集团的斗争是少数干部人为制造的吗

     

      该文一开篇便煞有介事地污蔑称,中国党和国家数十年来对达赖分裂主义集团开展的重大、严肃、尖锐的斗争,是“少数干部出于个人生涯考虑而人为制造的”。此类谎言,一向在达赖集团中颇有市场,成为他们自欺欺人、顽固坚持分裂主义立场的“理论”支撑。

     

      达赖是图谋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的总头子,是国际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是在西藏制造社会动乱的总根源,是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碍,——这是中国中央政府给达赖问题的定性。对达赖集团的斗争,关系到西藏是继续统一于中国还是从中国分裂出去,是与全国人民一道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是倒退到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从1951年粉碎旧西藏反动上层势力的武力反抗,实现西藏和平解放;到1959年平息达赖集团武装叛乱,实现民主改革;直至改革开放以来粉碎达赖集团煽动策划的包括2008年拉萨“3·14”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在内的多次骚乱、动乱,使西藏一步步走上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大道……所有这些重大判断和决策,都是中央作出的;所有这些胜利,都是在中央强有力的部署和指挥下取得的,都是包括西藏各族人民在内的全国人民共同奋斗的结果。

     

      达赖集团迄今不能正视数十年来一个接一个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的分裂主义行径违背历史方向和全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一方面寄人篱下苟延残喘,一方面继续幻想靠西方一些势力支持,打出“中间道路”的旗号,就可以制造出“半独立”“变相独立”局面,为将来有朝一日实现“完全独立”创造条件。这种极端荒诞的思维方式,迄今还引导着这个小集团向更黑暗的深渊堕落。

     

      “接触商谈”是对“西藏独立”的承认吗

     

      该文在为“中间道路”开脱中,提出一个颇有迷惑性的“新观点”:既然中国中央政府知道“中间道路”就是“西藏独立”,为何还派代表会见达赖喇嘛的特使,这是否意味着含蓄承认了“西藏独立”?

     

      有趣的是,对达赖集团必然出此鬼蜮伎俩,中央有关部门当年在接触商谈之初就已预料到并作出澄清。在2008年11月、2010年2月两次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发布会上,笔者作为中央派出的接谈代表多次鲜明指出:“我们只接受甲日等人作为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与我们接触商谈,谈的只能是达赖喇嘛彻底放弃分裂主义主张和行为,争取中央和全国人民谅解,解决其个人前途问题,最多再加上他身边一些人的前途问题。我们根本不会与之讨论什么‘西藏问题’”。2013年10月,笔者在回答欧洲记者提问“接触商谈为什么搞不下去”时,再次强调:“为什么现在我们同达赖喇嘛的人不能接触了?因为达赖和伪政府新头目声称今后的接谈将是中国政府与伪政府头目谈。这个问题的本质在于,达赖喇嘛和伪政府头目企图使我们从接谈一开始就事实上承认伪政府的合法性。这就把接谈的基础完全破坏了,这样的条件中央政府绝对不可能答应,所以接谈根本无法进行。”

     

      事实上,在此前已经实现的各次接谈中,达赖的私人代表从来也不敢以“流亡政府代表”自居。达赖集团文章作者所设想的场景,仅仅是他本人一厢情愿的梦想,根本没发生过,也根本不可能发生。这就像某个小流氓在寻衅中挨了重重一个耳光,捂着脸到处宣称:我同对方发生了“实质性接触”,对方事实上承认了我的“存在”!

     

      “活佛转世”是达赖说了算的吗

     

      达赖喇嘛封号,是十四世达赖丹增嘉措赖以存活的最后名分,而失去这一名分,则是达赖及其集团挥之不去的梦魇。达赖集团不久前所发的文章再次对中国中央政府在“活佛转世”问题上的最高决定权以及国家宗教局、中国佛协推出的“活佛查询系统”进行攻击,声称:活佛的认定,“是因为神圣达赖喇嘛对他们的认证,赋予其神圣不可侵犯性”,“不会接受、更不会相信任何由无神论政党行政命令指定的喇嘛”。而境内也有“学者”帮腔,声称“谁是真活佛,谁是假活佛,寺院来决定,高僧大德来决定”,“活佛由寺庙认选,僧人认证”。

     

      事实果真如此吗?当然不是。历史的事实是,旧西藏实行政教合一制度,教依政而行,政恃教而立,达赖世系则位于这一制度的权力顶峰。谁掌握了达赖名号,谁就掌握了西藏地方的政权,成为中国西藏地方的政治首领。所以历史上,决定达赖世系的存在及达赖转世,首先是重大政治事务,是中国中央政府对西藏主权的重要体现,从来就不是单纯宗教事务,更不是达赖个人能说了算的。正因为如此,历代中央政府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放弃对达赖转世事务的决定权,这不仅是政治上必要的,而且是合乎法理的,与执政者信不信教没有关系。十四世达赖本人,也是经当时国民政府批准免于掣签并派要员主持坐床典礼才得以继任的。

     

      1959年,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被彻底废除,但时刻梦想恢复旧制度的达赖集团还在,旧制度的某些影响还在,一些人分裂主义思想传播和活动从来没有停止。时至今日,在这些人算计中,能不能继续掌控达赖喇嘛以及其他宗教首领的宗教封号,以此充当“西藏独立”的护命符,可谓性命攸关。因此,中国中央政府对活佛转世事务的决定权不仅不能削弱,还要依据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进一步加强。即使将来达赖集团倾覆,中央对活佛转世事务的依法管理,包括受到藏区僧俗欢迎的“活佛网上查询系统”也仍然要坚持和完善,以防止对宗教的滥用,保持藏传佛教正常秩序,保护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

     

      “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鲁迅语)达赖一伙背叛祖国60年,在外无路可走,内部贪腐营私成风,迄今只能靠一些“捣鬼”小术混日子,实在有负背后金主和捧场者的厚望!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2018-10-19 9:41:00 责任编辑:任远亮

  • 您是第位访问者